巴西大选将如何决定亚马逊的未来 ?

巴西最大的大豆产地马托格罗索州,横贯该州的高速公路两侧零星可见的广告牌上清晰地写着: 马托格罗索退出法定亚马逊地区——我们要种植,我们要生产。

2020 年这些广告牌被竖起来的时候,该州农村生产者们要求马托格罗索州不再作为法定亚马逊地区(Legal Amazon)——巴西位于亚马逊雨林和盆地的九个州组成的行政区域——的一部分。这一诉求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网民的义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托格罗索州 退出 法定亚马逊地区的诉求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随着巴西大选的临近,这一诉求再度被提到台前,甚至被传到了首都巴西利亚。

在巴西国会中乡村主义(ruralist)议员的支持下,寻求连任的联邦众议员华雷斯 · 科斯塔(Juarez Costa)于 2 月 22 日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一旦获得通过,马托格罗索州将不再是法定亚马逊地区的一部分。

法定亚马逊地区是 1953 年依据巴西联邦法律设立的,旨在支持经济规划。在联邦法律之外,它还有其他一些保护生物群落的规范。

1965 年生效的《森林法》(Forest Code)规定,农村土地所有者必须保护其农场内 50% 的亚马逊植被,即所谓的 法定保护地 。2012 年的修订版把保护率提高至 80%。

作为巴西最大的农业生产州,马托格罗索州一旦退出法定亚马逊地区,该州的乡村主义者就能和巴西其他地区一样,只需要保护自己土地内 20% 的热带雨林。

现在你有 1000 公顷土地,但只能种 200 公顷,你必须照料剩下的 800 公顷。这是为了谁?这算哪门子的保护? 科斯塔 3 月接受采访时说。

在人们眼中,巴西在近几十年完成了一些全球最先进的环境立法,为减缓亚马逊地区森林砍伐的恶化做出了贡献。但近年来巴西却开起了倒车:放松管控、森林损失加速。

发表于《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显示,2019 年以来放松环境保护已经扭转了之前几年亚马逊地区在火灾控制方面取得的进展, 给生物多样性带来的一些潜在影响是 2009 以来最严重的 。

这些变化的大部分恰恰来自博索纳罗的政府。2019 年当选总统的博索纳罗正试图在今年 10 月举行的大选中取得连任。环保人士警告称,博索纳罗一旦连任,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但各种团体一直在试图推动可持续转变。

2019 年,现任总统之子、参议员弗拉维奥 · 博索纳罗(Fl á vio Bolsonaro)提出了一项法案,支持彻底取消法定保护地——也就是说,包括水道沿岸在内的整个农村地区都不再禁止森林砍伐。然而,鉴于这将对土地造成的负面影响,以及 2019 年的亚马逊森林火灾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该法案提出不久便遭到搁置。

博索纳罗政府所支持的另一些法案仍是热议的话题。国会正在紧急讨论一项授权在土著人土地上采矿的提案。 亚马逊地区矿产丰富,罗赖马州地下埋着一整张元素周期表, 雅伊尔 · 博索纳罗今年 3 月如是说道。

2021 年 10 月,博索纳罗视察了罗赖马州 Raposa Serra do Sol 土著人民领地上的一处非法采矿点。然后,他在今年 2 月启动了一项旨在促进主要在亚马逊地区开展小规模采矿的项目—— Pr ó -Mape。

本月,挺开发、挺大型农企的立法者中的农村党团代表与参议院议长罗德里戈 · 帕切科(Rodrigo Pacheco)会面,要求推进涉及该产业的一些重要议题,这些议题得到了总统的支持。这其中就包括土地所有权规范化框架(land title regularisation framework)。专家称,该框架将导致不当占用公共土地的行为合法化。帕切科警告该党团,称这样的立法不能操之过急。

然而,尽管此类立法进程面临阻力,但类似的带来更大灵活性的举措却在更加容易地由行政部门采纳:总统颁布的一系列政令和规范性法令已经取消或削弱了环境政策。比如,博索纳罗已经取缔了数百个公众参与组织,限制了环境罚款的应用范围,并降低了供应链信息的透明度。

跟踪分析立法提案的非政府组织 完整政策 (Pol í tica Por Inteiro)的公共政策分析师塔西娅娜 · 斯特兹(Taciana Stec)解释说,放松监管的言论和对环境保护的攻击源自各州层面,然后通过立法和行政法令慢慢抵达国会。

博索纳罗政府上任第一年增加了很多事情的灵活性,很多东西都被废除了, 斯特兹说。 但近几个月,我们看到成立了更多的‘技术小组’,它们的工作旷日持久,但没有得出任何结论。也就是说,过去一年他们假装要做一些事情,但实际上什么也没监管。

她的机构还注意到,各市和州悄悄开展的很多项目会在选举年被搬到前台。 这是我们开始监测各州环境政策的目的之一,但我们发现在透明度方面存在各种挑战,尤其是马托格罗索州, 斯特兹说。

分析公共环境政策的非政府组织 生命中心研究所 (Instituto Centro de Vida)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正好展示了各州机构是如何给获取环境监管信息增添难度的。报告称,缺乏透明度 阻碍了《森林法》的实施,增加了监督难度 。

博索纳罗还在阻止生物群落保护资金的发放,其中最主要的是亚马逊基金(Amazon Fund)。该基金的资金来自挪威、德国和巴西,目的是为亚马逊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活动提供扶持,以及控制森林砍伐和火灾。

阿劳霍是 巴西 2045 计划的起草人之一。该计划包括环保人士提出的 62 项措施,旨在 扭转现任政府在环境领域的倒退 。这份由 气候观察站 近期发布的文件认为,在下一届选举中击败博索纳罗 是扭转环境政策恶化的唯一途径,尤其是亚马逊保护方面 。

尽管 2020 年的地区造势活动并未取得理想的效果,但马托格罗索州退出法定亚马逊地区的提案如今却在巴西利亚找到了重量级的支持者——马托格罗索州联邦众议员内里 · 盖勒(Neri Geller)。他曾在 2014 年担任农业部长,目前是该项目的特派调查员。

在法定亚马逊地区的地图上,充满对马托格罗索的偏见。我们需要纠正其中的不平衡, 这位身为农村生产者的政客说道。他正争取在 10 月的大选中获得参议员席位。

致力于打击森林砍伐的组织 森林法观察站 (Forest Code Observatory)称,马托格罗索州失去保护区身份将导致至少 1000 万公顷的亚马逊森林面临砍伐。《森林法》还会忽视该地区早先的非法森林砍伐,导致计划恢复的面积减少 330 万公顷。

与此同时,亚马逊生物群落的森林砍伐继续迅速增长。联邦政府数据显示,今年 4 月森林砍伐面积同比增长 74.5%,达到 1012.5 平方公里,创 2015 年该系统投入运行以来 4 月份砍伐面积的最高记录。

研究人员估计,森林砍伐的增加可能会给该区域带来干旱,并造成每年约 27 亿美元的农业损失。 森林砍伐的增加并不意味着农业生产和经济收益的增长——反而是会造成……大规模的损失, 森林法观察站在 4 月发布的一份技术说明中写道。

倡导环境管理灵活性的提案,以及反对保护亚马逊的言论,为提高人们对环境破坏的宽容度铺平了道路, 生命中心研究所执行董事爱丽丝 · 蒂奥(Alice Thuault)说。

这些法律提案简化问题,满篇误区,例如说什么巴西需要喂饱全世界, 蒂奥说。

巴西的环境治理近年来经历了一个非常明显地被瓦解、纵和疏于管理的过程,因此需要加以重建。

前总统、目前在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的路易斯 · 伊纳西奥 · 卢拉 · 达席尔瓦(Luiz In á cio Lula da Silva)可能会在 10 月大选前与博索纳罗展开一场两极分化的辩论。尽管两人之间存在对立,但奥利维拉认为,关于亚马逊的辩论在卢拉所在的工人党的话语中仍不是很明显。他提出的一个议案是成立 土著人民事务部 。

很明显,单从环境问题来看,博索纳罗政府肯定是巴西有史以来最具灾难性的一届政府, 奥利维拉说。 但再看看卢拉,则完全没有环境提案。他有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提案,但环境方面没有。

蒂奥认为,面对已经如此严峻的形势,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至少要保证民主意识在这个国家得到维护。在沉疴遍地的局面下,民主得到维护的任何迹象都将给人以宽慰: 每个人都很清楚,巴西的环境治理近年来经历了一个非常明显地被瓦解、纵和疏于管理的过程,因此需要加以重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