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苏斯基新生波兰国家的领导者OR军事独裁者——波兰简史14

等美食的国家,时至今日仍是一处不错的旅游去处。而今天去过波兰的人可能想象不到,就是这样一个波兰,在世界近现代史上

历史上的波兰简直堪称“悲惨世界”,国家命运及其坎坷,且不说跟周边国家、民族的种种矛盾,光是国内的矛盾斗争,都数次将波兰引入死亡

而历史上三次波兰亡国当中,有两次都跟波兰人自己有很大关系。当然咱们在本系列前几期已经讲了波兰历史上前两次亡国跟复国

从波兰的角度来说,从俄普奥三次瓜分波兰之后,波兰本就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和可能,但造化弄人,后来欧洲出现了个拿破仑,于是有了华沙大公国

再后来波兰迎来了个毕苏斯基,也就成就了波兰第二共和国的新生,而这个新生国家同样又在毕苏斯基的手中缓步走向坟墓

那么这个毕苏斯基是何许人也?他究竟是新生波兰国家的领导者还不要脸的军事独裁者?

本期咱们一起来聊一聊波兰的毕苏斯基,一起看一看他究竟是有建国之功,还是毁国之责

毕苏斯基全名“约瑟夫·克莱门斯·毕苏斯基”,1867年12月5日生于扎拉瓦斯的家族庄园,当时的波兰还是作为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而存在,而要按今天的欧洲行政区划来说,大概是什文乔尼斯自治区(今天立陶宛境内)

虽说毕苏斯基一家仍是贵族,但早就贫困潦倒。而波兰贵族血脉里的爱国传统也被这个家中次子毕苏斯基给继承了。

学生时代的毕苏斯基在维尔纽斯的俄罗斯体校读书,有意思的是,同样在学校读书的还有未来者,也是毕苏斯基主要政敌的捷尔任斯基(斯大林密友、普京的偶像、俄国革命家、“契卡”,即克格勃前身的创立者)。

当然那时的毕苏斯基跟捷尔任斯基都没有意识到未来的他们能做出怎样经天纬地的大事,莫说革命了,当时毕苏斯基悄跟母亲学波兰历史和波兰文学都不被俄罗斯当局所允许。

而后来毕苏斯基的父亲更是参与了反抗俄罗斯对波兰的统治的1863年1月起义!所以从很小开始,一种爱国、哥们的种子就悄然种在了毕苏斯基的心头

1885年毕苏斯基在哈尔科夫大学学医,由此跟人民意志组织(一个革命组织)产生关系。于是被多尔帕特大学拒绝录取

1887年3月22日,他以与维尔纽斯社会主义者密谋暗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莫须有罪行被俄罗斯当局逮捕(其实是他哥布罗尼斯瓦夫参与的暗杀计划)

最后布罗尼斯瓦夫在西伯利亚强迫劳役,毕苏斯基在西伯利亚流放五年。在西伯利亚的寒冷中,毕苏斯基见到了比寒冷更让人心寒的种种腐败乱象,当然严寒也给他带来了伴随他一生的病痛。

在西伯利亚期间,他遇到了波兰人,也就是老乡、乡党、老表。这当中甚至还有1月起义当中的布罗尼斯瓦夫·什瓦尔采。

等到1892年毕苏斯基终于刑满释放。转年他就加入了波兰社会党(PPS),参与组建在立陶宛支部的工作。

1895年毕苏斯基成为了社会党领导人,将社会主义思想和民族主义思想联合起来。1899年7月15日毕苏斯基与玛利亚·尤什凯维乔娃·“内”·科普莱夫斯卡结婚。

但后来毕苏斯基跟亚历桑德拉·什切尔宾斯卡发生了关系,所以婚姻状况迅速恶化。等到1921年玛利亚死后,毕苏斯基就与亚历桑德拉结婚并生有二女,即婉达和雅德维加

1900年2月俄罗斯当局查获《工人报》的地下印刷机,毕苏斯基被捕。1901年5月他假装精神病保外就医,随后逃到奥匈帝国

当时鉴于欧洲局势,俄罗斯当局开始缓和跟波兰的关系。由此许多波兰政党也开始软化,不再追求暴力革命,而是较为温和的谈判跟协商。于是乎此时毕苏斯基的波兰社会党就成为了以武力达成波兰独立的主要政治力量。

日俄战争(1904年-1905年)爆发后,毕苏斯基又去日本东京,尝试获得日本的援助,但毫无疑问日本人对这个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国家并不感兴趣。

所以毕苏斯基后来改成是给日本提供情报,来支持日本跟俄国的战争,从而削弱俄国的力量。还提议成立波兰军团,以及让俄罗斯民族分裂为目标的“普罗米修斯”计划

当然这个“普罗米修斯”后来被罗曼·德莫夫斯基阻止了,因为这种计划注定不会成功,而罗曼·德莫夫斯基也就成为了毕苏斯基一生的主要政敌。

后来毕苏斯基还是建立了一支军队——波兰社会党战斗团,由此毕苏斯基几乎参与了波兰各式各样的独立运动,而这个军事组织也从抗议、作战到谍战、暗杀无所不干

毫无疑问,毕苏斯基当时已经成为了波兰独立运动的主力跟领袖,当然也被俄罗斯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1909年毕苏斯基是波兰社会党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等到一战爆发前后。毕苏斯基预测到一场欧洲大战即将来临,也意识到了组织未来波兰军队核心的必要性

在此期间毕苏斯基也预见到了波兰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路口,而唯一能让波兰独立的历史条件,即德奥俄三国同时衰落的历史时机可能将要到来

为此毕苏斯基制定了未来波兰独立的计划,即联合德奥驱逐俄国;再暗通英法赶走德奥,最终赢得波兰的独立

为此毕苏斯基开始了准备:1906年毕苏斯基在奥地利当局的默许下在克拉科夫成立一座军校。1908年军队规模增长到2000多人。

同年毕苏斯基将军队更名为“战斗协会”(ZWC),由亲信瓦迪斯瓦夫·斯科尔斯基、马里安·库凯尔和卡齐米日·索斯恩科夫斯基所领导。这支部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未来的波兰军队训练军官与士官。

等到1910年,毕苏斯基成立了一系列“体育俱乐部”,也就是后来的步兵协会,由此训练出了后来的波兰军队。1912年毕苏斯基化名“梅奇斯瓦夫”成为了步兵协会的总司令

1914年协会会员(即军队人员)已经达到了12000人!1914年毕苏斯基提出:“只有剑才能够决定国家的命运。”

1914年巴黎会议上,毕苏斯基提出了他的预见:不久后一场大战就要爆发,波兰就会重新独立,而俄罗斯必将被中央国(奥匈帝国和德意志帝国)击败,而后者也将会被法国、英国和美国打败。

而这几乎就是一战的走向,毕苏斯基也按照预定计划游走在多股势力之间,为了波兰利益最大化而奔走,毕竟他人生的最大目标还是恢复波兰的独立啊

再往后就是一战期间德奥组建的波兰摄政王国的事件了(详情参见波兰摄政王国,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波兰人——波兰简史12)

一战之后,1918年11月11日毕苏斯基被摄政委员会任命为波军总司令,并委以为新独立国家建立国家政府的重任,在他宣布波兰独立后,这一天被波兰政府定为波兰独立日

独立后波兰立即开始了去德国化,也就是将一战同盟国势力进行驱除,以显示新生波兰始终站在英法一边

而毕苏斯基也就成为了新生波兰的临时国家元首,当时各个波兰军事组织和临时政府,像华沙摄政委员会、伊格纳奇·达申斯基的卢布林政府、克拉科夫的波兰清算委员会等皆集中在毕苏斯基之下

毕苏斯基也就开始建立了波兰新的联合政府。有意思的是,这个联合政府社会主义者占了多数

随后新生波兰在毕苏斯基的领导下开展了一系列重要改革,比如八小时工作制([捂脸]今天的中国能找到八小时工作制的职位都不容易啊),免费教育和女性选举权等等等等

而在毕苏斯基抵达华沙后遇到了地下工作时期的老同事,这些昔日的战友称他为“同志”,还要他支持他们的革命政策,但却遭到了拒绝

毕苏斯基说:“同志们,我与你们一同搭乘社会主义的红色电车,在一个称作‘独立’的站点下车。而你们也许会继续坐在车上,直到电车抵达你们希望的那个终点站。”

这标志着毕苏斯基跟者的“分道扬镳”,毕竟他们本质上不是一路人,毕苏斯基一直以民族、国家独立为目标,更像是民族主义者,而早期革命阶段他与这些社会主义者方向一致,可以戮力同心。但今时不同往日,新生的波兰国家已经建立,于是毕苏斯基最终下了这趟红色电车

总而言之,仅仅对于波兰来说,毕苏斯基毫无保留,全心全意为新生国家服务。他本人也坚持斯巴达式的生活方式,几乎是整天整夜不停工作,生活极其简朴。这也使得他在人民大众当中很受拥戴

但长期的地下工作让他很不合群,并且十分多疑,这使得他在面对国内其他领导人以及国外外交人员时,出了很多麻烦

所以毕苏斯基时期的波兰并不完全得到西方的信任。直到1919年1月,世界著名钢琴家和作曲家的伊格纳西·帕德雷夫斯基担任波兰新政府的总理和外交部长后,波兰才得到西方的认可。

当然当时的波兰甚至不止一个政府:毕苏斯基的华沙政府和德莫夫斯基的巴黎政府两者都是合法的波兰政府,但两人不和(上文说到过的)给波兰国家发展也带来了一些阻碍。

为了统一波兰避免内战,帕德雷夫斯基劝他们联合起来,但毕苏斯基还是经常与德莫夫斯基产生矛盾

后来在一战后的东欧又爆发了一系列边境冲突,比如波乌战争(1918-1919年)、波立战争(1920年)、波捷战争(1918年)和波苏战争(1919-1921年)。

这些战争基本上都有波兰,换句话说此时的波兰几乎将周围的国家都“得罪遍了”,这也为二战时期波兰悲惨的第三次亡国埋下伏笔。

这段期间的边境战争很是频繁,所以当时温斯顿·丘吉尔对此宣称说:“巨人的战争结束了,侏儒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苏波战争期间,毕苏斯基前往前线年宪法多次严格限制总统权力,也就是故意阻止从战场上回来的毕苏斯基继续当选总统,毕苏斯基意识到之后就辞职隐退

毕苏斯基在宣布他隐退政坛两天后,纳鲁托维奇被右翼画家和艺术批评家埃利吉乌什·涅维亚多姆斯基所枪杀,而原本的暗杀对象其实是毕苏斯基!

此事对毕苏斯基打击极大,他一生信仰的民主制被彻底打破,由此他的思想逐步转化为铁腕政治!

1923年5月30日毕苏斯基辞去总参谋长职务。6月28日又辞去了剩下的所有政治职务(当时波兰的党派竞争跟思想混乱很严重)。

就在他彻底隐退的那一天,波兰瑟姆左翼议员签署决议感谢他以前的工作。在“米卢欣庄园”退休,通过写一系列政治和军事回忆录来维持生计,比如著名的《1920年》。

此时的波兰因为政府的不力跟国际社会的形式,经济十分混乱:恶性通货膨胀、失业率攀升、经济危机等等等等。

毕苏斯基此前的盟友和支持者多次叫他重返政坛,他也就开始重新组织集中前波兰军团和波兰军队机构成员等势力

1925年,在波兰政治形势日趋混乱的情况下,毕苏斯基对政府越发不满,强力批评的赫耶诺-皮雅斯特联盟组建新政府

1926年5月12日至14日,毕苏斯基在五月政变后重返权力中心,得到了社会党、波兰人民党、“维兹沃莱涅”派、农民党甚至的支持。

而这场政变本来毕苏斯基希望是一场不流血的冲突,但政府拒绝退让最终让政变死伤千余人。

1926年5月31日毕苏斯基被议会推选为波兰总统。但此时的波兰总统只有相当有限的权力,所以他拒绝

而毕苏斯基真正的正式职务其实是国防部长和军队总检阅官(断断续续当过几年总理),但当时几乎就是毕苏斯基在掌握国家的走向

所以后期毕苏斯基的主要目标就是将波兰的议会制转为总统制,所以后世也有称毕苏斯基是军事独裁者的

但平心而论,毕苏斯基的政体是波兰国家稳定时期,对新生波兰国家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但同时也一步步将波兰带进了亡国的坟墓

比如为了国家的建设,毕苏斯基掩盖甚至忽视当时波兰国内的民族矛盾,执意要将各民族统一在国家意志之下,伤害了部分民族感情,使得民族地区跟中央政府产生矛盾(尽管他采取了民族宽容政策得到拥护)

以及在军事方面忽略军队建设和军事装备,并且高估了骑兵的价值,疏忽了对装甲兵和空军的发展。而这其实也是后来二战波兰军队难以抵抗纳粹德国闪击战的一个因素

凡此种种不一一列举。而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最终在1935年5月12日因肝癌在华沙贝尔韦德尔宫逝世。

毕苏斯基死后,各地波兰民众自发举行纪念仪式,但当时波兰却指责毕苏斯基为法西斯主义者和资本主义拥戴者。

无论如何毕苏斯基还是死了,曾经的政敌、战友、对手、同志都来吊唁,当时东正教、希腊东正教、新教、犹太教和教等机构也都举行了对他的吊唁仪式,称赞他在位时期的宗教宽容政策。

甚至后来的犹太人也一直惦记着这位“保护犹太人”的“老好人”。 以及国际上(日内瓦国联)也为他举办了特别仪式,德国总理希特勒、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和首相墨索里尼、法国总统阿尔贝·勒布伦和总理皮埃尔·埃蒂安纳-弗兰迪、奥地利总统威廉·米克拉斯、日本天皇裕仁和英国国王乔治五世都向他发来唁电。

但这些死后的事情毕苏斯基大概是看不到了,但所幸他去世得早,否则再过几年,他可能就要亲眼目睹这个新生的波兰第二共和国要死于纳粹德国的装甲之下!

葬礼完成之后,一列葬礼火车环行整个波兰。同时后世为了纪念这位波兰民族的伟人,还在钱币上印了他的头像……

毕苏斯基的人生旅程结束了,他的功过也任由后人评说。客观来讲,他的一生有功也有过:功在一生为波兰独立奋斗、建立新生波兰;过在后期的“军事独裁”……

毕苏斯基逝去了,但波兰国家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到来,新一轮世界大战的阴霾再次飘邻波兰上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